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微信文章 > 文章 当前位置: 微信文章 > 文章

严惩沙俄侵略者,保卫祖国神圣领土

时间:2019-11-06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 小 + 大

 顺治七年至十七年(1 6 5 0年至1660年),沙皇俄国先后差遣哈巴罗夫和斯捷潘诺夫武装入侵我国东北地区,当地清军和各族员民坚决抗击,严惩沙俄侵犯者,捍卫了祖国的神圣疆域。

  早在明崇祯十六年(1 6 4 3年),俄国雅库次克督军戈洛文就曾派出以文书官瓦西里?

  波雅科夫为首的远征军一百三十余人,侵入我国黑龙江流域进行烧杀抢掠,直到顺治三年(1 646年),才取道鄂霍次克海返回雅库次克。俄国侵犯者的暴行遭到当地各族员民的坚决抵挡,全队一百三十三人,只要五十三人生还俄国。


  顺治七年(1 6 5 0年)1月,叶罗菲?哈巴罗夫带领七十名哥萨克人越过外兴安岭,侵入我国雅克萨以西达斡尔族聚居地区。事先,当地居民得知俄国匪徒即将到来,悉数分散他方,故哈巴罗夫等连续搜索了三个村庄,皆空无一人,只见到带人回来侦察敌情的当地达斡尔人首领拉夫凯。哈巴罗夫用尽诈骗和威胁手法,一面说是来交易的商人,一面又武力威胁拉夫凯等,要求达斡尔人向俄国纳税,接受沙皇的“保护”。拉夫凯断然拒绝了哈巴罗夫的侵犯要求,并揭露了他们无端侵入别人土地的匪徒嘴脸,表明达斡尔人决不屈服,决计将侵犯者赶出家园。哈巴罗夫见当地人民已有预备,自己力气单薄,乃放火烧毁村庄,撤回雅库次克。

  第二年初,哈巴罗夫再次带领其新招募的一百余名侵犯军侵入黑龙江流域。他们首先攻占了战略要地雅克萨城,又于同年六月向黑龙江中下游侵犯,在古伊古达儿村进行了骇人听闻的大残杀。古伊古达儿村是一个有千余人寓居的达斡尔村庄。一天夜晚,俄国侵犯者用大炮轰塌了村庄的土墙,冲入村中,对奋起抵挡其粗野入侵的乡民们进行惨无人道的残杀,全村有六百六十余人被处死,二百四十多名妇女、一百一十多名儿童被掳掠,并抢走了大批马匹牛羊。然后,哈巴罗夫又将侵犯魔爪伸向精奇里江口的多伦禅屯。多伦禅屯是当地最富庶的村庄,屯长多伦禅是清朝额附巴尔达齐的亲属。、哈巴罗夫吸取了在拉夫凯辖区的教训,决定对多伦禅村进行狙击。八月的一个黄昏,俄国匪徒突然冲入屯中。屯民们在多伦禅的带领下赤手空拳地与匪徒们进行奋斗,但终因强弱悬殊,许多乡民被残杀,多伦禅与其弟托因奇等二百七十余人被俘。哈巴罗夫逼他们臣服于沙皇,向他们勒索貂皮,并将他们圈禁在村子里,多伦禅与托因奇则被独自关押作为人质。乡民们并未被侵犯者的气势汹汹所吓倒,九月十三日凌晨,侵犯者尚在梦中,全体乡民集体逃出了虎口。恼羞成怒的哈巴罗夫对多伦禅和托因奇严刑拷打,逼问乡民去向。多伦禅毫不畏惧,表明“宁肯让我们死,决不能让我们的人灭亡。”终究托因奇拔刀自尽,多伦禅被侵犯者绑走。



  哈巴罗夫持续沿黑龙江深入,于当年十月抵达乌扎拉村,并在此休整过冬。乌扎拉村是赫哲族员聚居地区。他们一面以粗陋的兵器反抗俄国侵犯者,一面派人向驻扎宁古塔的清军报警。顺治九年(1 6 5 2年)春,清宁古塔章京海色带领六百名清军前往乌扎拉村,同时赶来助战的还有黑龙江流域各族员民千余人,其中包括“五百名达斡尔人、四百二十名从满臣站来的人、一百零五名从松花江来的杜切尔人”。4月3日拂晓,我国军民迫临乌扎拉村。此刻侵犯者尚沉睡未醒,但主将海色狂傲自大,对敌情估计不足,不是采取掩袭之法,反老远就放炮鸣枪,将敌人从梦中惊醒。清朝军民英勇作战,冲入敌营,二百余名沙俄侵犯军被压缩成一团,但由于海色命令只准生俘,不能击杀,束缚了本身的手脚,给敌人以待机而动,致使战役失利,清军被迫撤出乌扎拉村。尽管初战失利,仍给了侵犯者以沉重打击。哈巴罗夫不敢持续深入,率部向黑龙江上游撤退。途中遭到清军及沿江各族员民的袭击,令其坐立不宁,一夕数惊,士气失落,哗变时生,堕入骑虎难下地步。后哈巴罗夫奉调回国,为嘉奖其对我国侵犯扩张之功,沙皇特赐其贵族称号和大片土地,称之为“开发新土地”的英豪。


  哈巴罗夫回国后,沙皇改派斯捷潘诺夫前来我国,持续率军在黑龙江流域进行打扰。顺治十年(1 6 5 3年),清政府任命沙尔虎达为第一任宁古塔昂邦章京,负责抗击沙俄侵犯,捍卫边境安宁。顺治十一年(1 6 5 4年),沙尔虎达率满洲兵三百、虎尔哈兵三百、朝鲜兵一百前往松花江口,抗击沙俄侵犯国。当时斯捷潘诺夫率哥萨克三百七十余名活动于该地。两军相遇,俄国侵犯者倚仗船大枪多,向清军寻衅。清军占有有利地形,设置埋伏,诱敌登陆,伏兵四起,俄军大败,狼狈逃窜,许多哥萨克兵被打死打伤,士气大为失落。顺治十二年(1 6 5 5年)二月,清政府复命尚书都统明安达礼自京师率军前往黑龙江征剿沙俄侵犯军。当时斯捷潘诺夫及其部下正盘跨在呼玛尔城中。二十七日,明安达礼所部抵达呼玛尔,向城内俄军建议进攻。俄军凭仗坚固的工事和精良的兵器进行抗拒。双方激战十天,清军未能攻破呼玛尔城,反由于劳师袭远,粮草不足,难以持久,遂出师还朝。

  顺治十五年(1 6 5 8年)7月,斯捷潘诺夫又带领哥萨克侵犯军五百余名窜到松花江流域进行打扰。他们掠夺粮食、貂皮,杀人放火,给当地各族员民的生产生活形成极大破坏。7月15日,宁古塔昂邦章京沙尔虎达带领清军分乘四十七只小船,在松花江与牡丹江会流处以逸待劳,设下伏兵,高丽国闻讯,也派兵前来助战。当斯捷潘诺夫率部到来后,清军在朝鲜兵的协助下,将俄国侵犯者团团包围。面临清军强有力的进攻,俄军大乱,一百八十多名哥萨克士兵脱离大队四处逃窜,斯捷潘诺夫等三百余人被困垓心,无法抽身。通过一场激战,清军大获全胜,打死、打伤及俘获俄军二百七十余名,击毙敌酋斯捷潘诺夫,缴获敌人掠来的貂皮三千零八十张,其他兵器、甲仗无算。

  顺治十六年(1 659年),沙尔虎达去逝,其子巴海继任宁古塔昂邦章京。顺治十七年年),巴海带领清军持续在黑龙江流域进行围歼,终究肃清了中下游地区的沙俄侵犯者残部。

上一篇:“发展中国家”这顶帽子居然有人想抢

下一篇:没有了

备案ICP编号32411878  |   QQ:85372177  |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  |  电话:微信:85372177  |  
Copyright © 2019 天人文章管理系统 版权所有,授权http://www.hbsscq.com/使用 Powered by 55T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