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微信文章 > 文章 当前位置: 微信文章 > 文章

贫贱而不媚上者,古之少有

时间:2019-09-26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 小 + 大

诗画信服苏轼,却活成了大唐最惨的男人

  这世上有两种人,一种是天才,一种是普通人。

  天才有两种,一种是求而不得,致使疯魔;另一种是求而不得,自得摆脱。

  前者让人畏,后者让人羡。

  王摩诘,便是后者。

  他曾接近过整个帝国的中枢,也曾在一夜之间从云端坠落。他曾见山河破碎,奸佞当道,亲友离散,也曾见旧日盛大的帝国光芒在夜色中渐渐昏暗。

  改动不了世界,那便创一个世界,年代蜕化了,那便在自己身上超越年代。

  一手琵琶名动长安,诗画信服苏轼,却活成了大唐最惨的男人。

  一、天选之子

  假如世间有天选之子,说的就王维这样的人。

  武则天时期,长安元年(701年)王维出生在蒲州(今运城永济市)。

  父族是全国五大望族之一的太原王氏,母族则是望族博陵崔氏。

  唐人素爱音乐,王家犹甚。

  王维的爷爷王胄(zhòu)曾通过担任朝廷的乐官,王维小小年纪随便拿起一种乐器就能奏出旋律来,王家请了其时最负盛名的乐工教授王维各种乐器。

  王维的母亲画得一手好丹青,王维经常拿起毛笔学着母亲的姿态画画,一画便是一整天。

  看着王维小小年纪,颇有灵性,王维的父亲王处廉他自己亲身教授诗文。

  一手琵琶名动长安,诗画信服苏轼,却活成了大唐最惨的男人。

  天才又勤勉,不出意外,小王维便是家族中最有或许重振家风的少年。

  九岁那年,王维的父亲因病逝世,王维的母亲独自撑起一个家。

  即使遭受变故,母亲也从来不在孩子面前流露她心里的悲伤,她斥逐家奴,变卖家产,带着王维和他的四个弟弟一个妹妹,回到娘家蒲州。

  她还天天刺绣拿出去卖,补助家用。王维则每天在家门外摆摊卖他的画,比他小一岁的弟弟王缙也经常暗里帮人写文章赚取稿酬。

  正是母亲坚韧又淡泊的个性,影响了王维一生。

  二、漂泊长安

  俗话说,三十老明经,五十少进士,王维进京应试那年只要十五岁。

  意气风发是什么姿态呢?看王维就知道。

  新丰美酒斗十千,咸阳游侠多少年。相逢意气为君饮,系马高楼垂柳边。汉家君臣欢宴终,高议云台论战功。皇帝临轩赐侯印,将军佩出明光宫。出身仕汉羽林郎,初随骠骑战渔阳。孰知不向边庭苦,纵死犹闻侠骨香。一身能臂两雕弧,虏骑千群只似无。偏坐金鞍调白羽,纷纷射杀五单于。

  一手琵琶名动长安,诗画信服苏轼,却活成了大唐最惨的男人。

  王维在自己的幻想中,仿佛现已跟皇帝对饮,笑谈全国;骑着快马,弯弓射雕,为大唐开疆拓土,立下不世勋绩。

  没过多久,实际就像三九天浮着寒冰的水,一下把王维浇了个透心凉。

  京城的人,见惯改朝换代,王侯兴衰,有利者趋之若鹜,无利者避之不及。

  在听过了无数次相似的婉拒,“不是不想帮您,实在是无能为力”,王维完全认清了一个现实。

  京城人,现已不记住王家了!

  长安城真大,大到一天都走不完;长安城的人真多,每逢佳节人海如潮。

  可为什么他仍是觉得寂寞呢?

  那年秋天,王维写下了这样的诗,“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

  想到家人,王维下了决计,长安的日子再苦,他也得接着熬,以他的才调,就不信没有出头之日。

  所以,通过多方打探,他找到了岐王的门道。

  一手琵琶名动长安,诗画信服苏轼,却活成了大唐最惨的男人。

  (岐王李范是唐睿宗的第四子,原名李隆范,避忌玄宗李隆基,改名李范。他曾任进岐王为太常卿,并州大都督,历任州刺史,迁太子太傅,颇受玄宗看中。《唐书本传》说他好学工书,爱儒士,聚书、画,皆世所珍。)

  王维访问岐王,推荐自己的诗篇。岐王看过王维的行卷,点了允许,命手下人把王维的诗收好,他以为在王维的在同辈里算不错,可并不十分以为意。

  王维心中轻轻有些失望,却也能接受,毕竟被拒绝的多了,也习惯了。在抛弃岐王之前,王维还想再试一次。

  岐王不只通晓书画,还有全长安最红的乐队。杜甫在《江南逢李龟年》里写,“岐王宅里寻常见”,说的便是这位岐王家有其时最火的歌唱家和演奏家李龟年。

  “王爷,刚才的琵琶曲虽好,可有些当地过度不行精妙。鄙人自己创作了一首,不知王爷可有爱好听?”

  岐王一听,来了兴致,“来人,给王维一把琵琶。”

  一手琵琶名动长安,诗画信服苏轼,却活成了大唐最惨的男人。

  王维接过琵琶,转轴拨弦,调了调音,正式开端,所奏乐曲时而如清泉流淌,时而嘹亮如大江奔腾,挥洒自如。

  一曲终了,举座皆惊,岐王惊喜交加,问道:“此曲可有姓名?”

  王维答道:“《郁轮袍》。”

  数月之后,王维的诗文在京城流传开来,声名鹊起,“豪英贵人虚左以迎,宁薛诸王待若师友。”

  王维本以为在岐王的推荐下,自此此次考试,定能夺得魁首,可半路又呈现了绊脚石。

  他传闻,玉真公主预备推举张九皋,做此届科举的解元,王维心中颇为不忿。原因无他,张九皋的才调远不如他。

  全国人,永远都只记住第一名,被不如他的人沉没,王维一万个不甘心。

  所以,他好胜之心骤起,标明“此生不得收首荐,义不就试。”

  三、大唐之光

  岐王出于爱财之心,邀请了玉真公主来贵寓做客,并让王维换上伶工的衣服,演奏乐曲。

  这场宴会的主角,不是玉真公主,而是王维。

  琵琶铮铮,清越激荡,配合王维的诗篇和他热诚的雄心,是全国间最好的艺术。

  饶是玉真公主见惯全国的英才,也难免为这曲乐所动,抬头一看,正对上王维那张“妙年洁白,风韵郁美”的脸。

  这样的王维,难道不配这盛世大唐吗?

  所以,今届的解元郎,毫无争议地落在王维身上。

  开元九年,王维官至大乐丞,算是正式在长安落了脚。他写下《赋得清如玉壶冰》,“晓凌飞鹊镜,宵映聚萤书。若向夫君比,清心尚不如。”来标明自己立志做一个清正廉洁的好官。

  王维像大唐刚刚升起的旭日,明亮的耀眼,难免让有的人心生惊骇。

  一手琵琶名动长安,诗画信服苏轼,却活成了大唐最惨的男人。

  王维好舞乐,世人皆知。一次,宫人在排练《黄狮子舞》。出于好奇,王维驻足观看,这可闯了大祸。

  在其时《黄狮子舞》只能给皇帝观看,王维犯了大忌讳。不管出于偶尔,仍是被人陷害,王维都是违背了礼法,皇帝盛怒,将王维贬为济州司仓参军,做一个粮仓的管理员。

  朝皇帝臣,暮为流徙徒。王维心中五味杂陈,可他除了暂时蛰伏,别无他法。

  公元 725 年,唐玄宗对泰山封禅,大赦全国。作为贬官,王维请辞,回家和妻子团聚,恰逢妻子怀孕,双喜临门,王维憧憬在为人父的高兴中。

  遗憾的是,王维妻子难产了,妻子双亡。

  王维从前说,“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情深一片,不输苏轼“十年存亡两苍茫”。

  一手琵琶名动长安,诗画信服苏轼,却活成了大唐最惨的男人。

  苏轼后娶了王闰之和侍妾朝云,王维三十年茕居,终身不娶。

  仕途不顺,情场失意,王维的心中只要一句话,人间不值得。

  心境奇差,王维去游历江南,治疗伤口,写下了《鸟鸣涧》和《山居秋暝》。

  也是从此刻开端,王维的诗篇里,“空”字呈现的频率越来越多。

  四、张九龄爱徒

  真实的勇士敢于面临惨白的人生和淋漓的鲜血。

  回长安后,王维重整旗鼓,给宰相张九龄投干谒诗,《献始兴公》。

  (干谒诗盛行于唐代,是古代文人为推销自己而写的一种诗篇,相似于现代的自荐信。)

  宁栖野树林,宁饮涧水流。不必坐粱肉,高低见王侯。鄙哉匹夫节,布褐将白头。任智诚则短,守仁固其优。侧闻大君子,安问党与讎。所不卖公器,动为苍生谋。贱子跪自陈,可为帐下不?感激有公议,曲私非所求。

  求职归求职,节气不能丢。王维说,我尽管想为国家干事,仰慕丞相品格,但丞相觉得我不合适,也不必尴尬。

  贫贱而不媚上者,古之少有,何况王维这么有才调。

  不久后,王维被张九龄选拔为八品右拾遗,相当于今世的监察兼助理机构。王维公然没让张九龄失望,几年后就做到了五品几事中。

  这期间,王维在辋川山谷(今陕西蓝田县西南)买了一所别墅,这所别墅原是诗人宋之问所有,那里有山有湖,有林有谷。

  一手琵琶名动长安,诗画信服苏轼,却活成了大唐最惨的男人。

  (传 唐王维《辋川图》,现藏日本圣福寺)

  王维亲身规划每一处建筑,亲身规划每一个细节,他要把这儿建成心中的世外桃源。甚至还结交了孟浩然。

  仕途顺利,又有朋友,王维心中高兴,还画了不少画,很受时人的追捧。

  可玄宗后期,宠幸丞相李林甫,张九龄在政治斗争中落败,王维作为张党,被贬为凉州御史。

  五、大漠长河

  人生便是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

  王维既没当成魏征、房玄龄,也做不上长孙无忌、狄仁杰,他或许是被换了李广、冯唐的剧本。

  不过,凉州却给了王维一个惊喜。

  这儿的人又热情,说话又好听,比京城里那些只知道离心离德的弄权狗强多了。

  在凉州,王维遇见了节度使崔希逸,岑参、高适、崔颢,整个生活的画风都变了。

  一手琵琶名动长安,诗画信服苏轼,却活成了大唐最惨的男人。

  王维跟哥几个凑在一起骑马、打猎、追兔子,看大漠长河落日圆,要多快活,有多快活。

  风劲角弓鸣,将军猎渭城。草枯鹰眼疾,雪尽马蹄轻。忽过新丰市,还归细柳营。回看射雕处,千里暮云平。《观猎》

  有时,王维也去城外,看老百姓秋祭,《凉州城外游望》诗写道:野老才三户,边村少邻居。婆要依里社,萧鼓赛田神,西酒浇当狗,焚香拜木人,女巫纷屡舞,岁袜自生尘。

  生活关于王维而言,每一天都是崭新的,每一天都充满了影响和挑战。王维欣喜地以为,在盛唐,没去过边塞的诗人,人生是不完整的。

  朋友别离,也没关系,一首离别诗,王维能让元二千古留名。

  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渭城曲》

  高兴的时光总是短暂,数年后,王维回到长安。

  一手琵琶名动长安,诗画信服苏轼,却活成了大唐最惨的男人。

  传 唐王维《伏生写授经图》,现藏日本大阪市立美术馆

  六、辋川闲人

  长安仍是那个长安,王维却已不是那个王维。

  旧日的年少义气,已被岁月消磨。

  这一年,王维跟世界退让了,掀不动朝里的风波,挡不了历史的车轮,更填不满别人心里的欲壑。

  王维把更多的心思花在自己造一个世界,上朝之余,他抽空作作画儿,钻研钻研梵学,尽心运营他在终南山的辋川——他的世外桃源。

  王维精心规划了二十处游址,和好朋友裴迪以每一处景点为名作诗,并把这些诗集结成册,这便是流传后世的山水诗集《辋川集》。

  一手琵琶名动长安,诗画信服苏轼,却活成了大唐最惨的男人。

  传 唐王维《雪溪图》,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

  中岁颇好道,晚家南山陲。兴来每独往,胜事空自知。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偶尔值林叟,谈笑无还期。《终南别业》

  辋川真好啊,既有看不尽的花开花落、云卷云舒,也有花费多年养成的青苔湿地,还有清幽的月色竹林。

  那个弹琴长啸的男子,莫不是竹林七贤在世?

  或许没有烽火,王维就真的成仙了吧。

  七、乱世遗臣

  安史之乱,唐玄宗跑了,顺便把破碎的江山扔给儿子李亨。

  太上皇带走的人很多,却没有王维。

  安禄山素喜音乐,久闻王维大名,日日相逼,想收为己用。

  王维称病不见,安禄山就来探病,王维服药丸装病,安禄山请御医来诊治。

  不得已,王维服软了,被安禄山封了伪职。

  影响他的,还不仅仅这一件事。雒邑菩提寺,乐工雷海青不肯为安禄山演奏。安禄山一怒之下将其凌迟。

  良臣不侍二主,连乐工都能做得到,他王维做不到。

  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自己想做的人。

上一篇:推荐几款美味的瘦身粥

下一篇:没有了

备案ICP编号32411878  |   QQ:85372177  |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  |  电话:微信:85372177  |  
Copyright © 2019 天人文章管理系统 版权所有,授权http://www.hbsscq.com/使用 Powered by 55TR.COM